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设立“离婚冷静期”,就能挽救那些濒危的婚姻吗?

婚姻 时间:2020-07-12 浏览:
设立离婚冷静期,能挽救那些濒危的婚姻吗?它是否会阻碍离婚自由?怎样才能在离婚时实现实质公平?以及关于单身女性冻卵,法律是否落后于现实?围绕这些问题,新

近日,围绕首部《民法典

(草案)

》中关于“离婚冷静期”的条款是否应该删除,在网上引发热议。该条款于2018年8月被加入草案,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意在减少因一时冲动而离婚的行为。


但在此次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作家蒋胜男

(《芈月传》作者)

提出删除“离婚冷静期”的建议。她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这个条款出台的初衷本是为了避免当事人轻率、冲动离婚,维护家庭稳定。但以极少数人的婚姻问题强迫绝大多数人为此买单,在已经确认失败的婚姻中被迫延长痛苦,甚至因此有可能激化矛盾,增加人为冲突,很可能结果与良好初衷适得其反。”


她援引《2016年中国婚恋调查报告》中的数据,指出“闪婚闪离”的人不足5%,“绝大多数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婚姻大事的,法律不应该用小部分人的情况来一刀切地对待整个想要离婚的群体。”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回应,离婚冷静期只适用于协议离婚,对于有家庭暴力等情形的,一般是向法院起诉离婚。


然而,面对逐年攀升的离婚率,设置“离婚冷静期”,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公共政策。美国、英国、加拿大、韩国等国,都有一个月到一年的“离婚冷静期”规定,根据韩国的经验,在该制度试行半年后,协议离婚取消率从6%上升到23%。而在中国的一些试行地区,也有不少人在冷静期打消了离婚的念头。


《民法典

(草案)

》为何要引入“离婚冷静期”?设立离婚冷静期,能挽救那些濒危的婚姻吗?它是否会阻碍离婚自由?怎样才能在离婚时实现实质公平?以及关于单身女性冻卵,法律是否落后于现实?围绕这些问题,新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婚姻法专家金眉。她认为离婚冷静期的设立有利于减少冲动离婚,它不但不会阻碍离婚自由,还有利于促进家庭圆满和社会稳定,对未成年子女的培养也有积极意义。


采写 | 彭镜陶


设立“离婚冷静期”,就能挽救那些濒危的婚姻吗?

金眉: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婚姻家庭法及其历史研究。个人代表著作:《中国亲属法的近现代转型——从〈大清民律亲属编〉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和《唐代婚姻家庭继承法研究——兼与西方法比较》。


离婚冷静期在国外有先例,应避免随意离婚


新京报:民法典草案拟引入离婚冷静期,你支持吗?离婚冷静期相关条文出台的背景是什么?


金眉:最近这些年出现了很多冲动离婚的情形。我举个极端的例子,曾经北京有一对夫妻,在一个月之内结婚、离婚八次。第一天上午去办了结婚证,到下午就去离异,后来登记部门的工作人员说,我们的习惯是不能当天结当天离,让他们第二天再去。这样的例子促使我们思考离婚是否应该随意。


还有一些人离婚是因为看到公共政策的改变,像前几年限购政策出台以后,很多夫妻去“假离婚”,当然法律上是没有“假离婚”的。这些离婚是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这样的公共政策也容易导致冲动离婚。一些地方政府也做了尝试,比方说山东济南某区、安徽蚌埠某市,都尝试在协议离婚的时候,给当事人设立一个预约期,让他们考虑一周再决定是否办理。地方实践效果良好,确实让一部分冲动离婚的夫妻和好,最终没有离婚。所以我想,这一次把离婚冷静期的条文设置到民法典当中,从立法者的角度来讲,还是希望离婚率大致保持一个比较平稳的水平。我们要考虑离婚率及社会稳定程度,还有包括有未成年子女的家庭,婚姻的解体是否会对未成年子女有很大的影响。


新京报:离婚冷静期的设置在国外有先例吗?


金眉:从设置离婚冷静期的渊源来讲,我想先追溯到中国的婚姻制度,中国人离婚有两个途径,一是到民政部门办理协议离婚或者登记离婚,还有一种是到法院去诉讼离婚。协议离婚制度学习的是苏联,但是现在俄罗斯也修改了,如果夫妻有未成年子女的,那么不允许通过协议离婚这种方式解除婚姻,而要求必须到法院去诉讼离婚。这个设置也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利益。


离婚冷静期的设置,不是我们国家创造的制度。西方很多发达国家都有离婚冷静期这种制度设计,比如,法国规定的协议离婚有结婚时间和冷静期的限制,规定结婚以后6个月之内不能够去协议离婚,同样,协议离婚要求有三个月的考虑期。在美国的许多州,设置离婚冷静期也并不罕见,美国加州应该说是女权比较强势的一个州,它们设立的离婚冷静期是6个月,时间比较长。德国没有离婚冷静期,但是德国的家庭法只允许通过法院诉讼离婚,不允许协议离婚,就是不允许到民政部门去登记离婚。为什么德国人有这样的设计?因为德国的立法者认为离婚是重大的身份改变,必须到法院办理。所以,从这些西方国家的设置来看,离婚是一个很慎重、很严肃的事情,要避免随意性。


设立“离婚冷静期”,就能挽救那些濒危的婚姻吗?

陈道明、蒋雯丽主演的《中国式离婚》剧照。


新京报:为什么离婚要避免随意性?


金眉:婚姻行为是一种法律行为。法律行为从形式上来讲分要式和非要式行为,世界各国都将婚姻规定为要式行为。那么要式行为要设立什么样的形式,这是立法者需要考量的。所以,为什么一些国家要设立离婚冷静期呢?是因为考虑到离婚不仅仅是身份的重大改变,而且还涉及财产分割、子女抚养,这都是大事情,不是小事情。所以,设立离婚冷静期,实际上就是用时间来保证离婚意思表示的真实。


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到婚姻登记处去办协议离婚的,当事人的情绪是很复杂的,有一部分人是经过反复的思量,慎重考虑去离婚的,他们属于比较理性的人。还有一部分人确实是很冲动的,两个人吵架吵到一定程度,谁也不服谁,就要去离婚。到民政部门以后,有的当事人对协议离婚的内容并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它能产生什么效力,只知道要解除婚姻关系,而针对双方达成的财产协议、财产分割协议、子女抚养等并不了解。男女双方的智力水平、社会经验、文化水平、家庭地位都不同,会导致他们对协议离婚的这种法律后果会产生一些偏差,在这种情况下,给预备离婚者设置一个冷静期,有助于避免因冲动导致的不良后果。

设立“离婚冷静期”,就能挽救那些濒危的婚姻吗?

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讲述一位因“假离婚”而不断打官司的农村妇女的故事。


离婚冷静期,并未限制离婚自由


新京报:全国人大代表蒋胜男表示,拟提交关于建议删除民法典草案离婚冷静期的相关条款的话题冲上热搜,你怎么看待取消离婚冷静期的建议呢?